首頁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蟻人》— 微觀世界的巨大驚奇

《蟻人》電影海報。
歷經7年的光陰,Marvel Studios至今已推出了總計12部的電影作品。提到本系列最為精彩的一部,想必每位觀眾心中都有不同的看法;但如果要說本系列面臨最多波折、上映前傳出最多負面消息的電影呢?我想每個人的答案都會是近期上映的《蟻人(Ant-Man)》。

作為與《鋼鐵人(Iron Man)》、《無敵浩克(The Incredible Hulk)》同期籌備的計畫,Marvel早在2006年時就已將《蟻人》的編劇與導演二職交給了艾德格˙萊特(Edgar Wright)這位才華洋溢的年輕創作者。在多年籌備的過程中,艾德格選擇先將心力擺在《是芥末日(The World’s End)》等「血腥冰淇淋三部曲(Blood and Ice Cream trilogy)」的計畫上,並透過《歪小子史考特(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累積電腦特效的經驗,直到2012年才確定了《蟻人》的上映時間。

但就在影迷期待不斷升高、本片即將正式開拍之際,震撼的消息卻傳來了:礙於對創作理念的分歧,Marvel與艾德格˙萊特決定分道揚鑣。

一時之間滿城風雨,謠言不斷,有人擔憂本片將會面臨胎死腹中的危機,各家媒體也開始傳聞接任的導演人選;主角之一的麥克˙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公開表示對艾德格的離去感到遺憾與憤怒,一股檢討「電影影集化」、批判Marvel干預創作自由的聲浪也開始來襲……最後,《蟻人》這塊燙手山芋的導演一職交到了執導過《沒問題先生(Yes Man)》、先前也曾自薦參與《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但未雀屏中選的佩頓˙李德(Peyton Reed)手上,原本傳聞的導演人選亞當˙麥凱(Adam McKay)則與男主角保羅˙路德(Paul Rudd)共同修改本片劇本與對白,並將艾德格列名為本片故事的最初發想者,這場風波才算稍稍平息。

那麼,兩個版本的《蟻人》之間究竟存在著哪些關鍵性的差異?女主角依文潔琳˙莉莉(Evangeline Lilly)的發言或許是目前最具參考價值的說法:艾德格版本的《蟻人》雖然充滿了細膩的英式幽默,但它不只自成一格、甚至可能反過來侵蝕整個系列長久以來建構的龐大世界觀,而新版的《蟻人》則多了點連結性,並具備了美式的風格與豐沛情感。

就結果來說,《蟻人》的新團隊的確在逆勢之中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作為一部新角色的個人起源電影,它有著簡單的敘事架構與集中、深刻的角色描寫,作品本身與整個Marvel電影世界觀的連結也恰到好處,幾乎不會讓初次接觸本系列的觀眾感到吃力;而更重要的是,對本系列開始感到疲乏的老觀眾來說,《蟻人》也是一部有能力喚起驚喜與新鮮感的作品,說它是本年度的《星際異攻隊》絕對當之無愧。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找復仇者聯盟(Avengers)來幫忙。」
就一部漫畫改編的起源故事而言,艾德格˙萊特為《蟻人》發想的劇本架構無疑是相當獨特的,它在首部電影裡就相當大膽地將主角設定為正史世界(Earth-616)裡竊賊出身的二代蟻人史考特˙朗恩(Scott Lang),而非漫畫迷最熟悉的初代漢克˙皮姆(Hank Pym),因此《蟻人》不只是本系列首度觸及英雄交接題材的電影,也具備了比起《星際異攻隊》更加寫實的更生人復歸議題。

最重要的是,漢克、史考特、女主角荷普(Hope)與反派達倫˙克羅斯(Darren Cross)4人之間緊密的關係為故事提供了非常強大的張力與連結:不願「皮姆粒子(Pym Particles)」被用作軍事用途的漢克找來了剛出獄的史考特犯下一起驚天竊案,史考特則為了年幼的女兒半推半就地接下委託;荷普與父親之間緊繃的關係讓她亟欲在行動中表現,並因此對史考特這位外人充滿敵意;恐怖的達倫雖然身懷野心,但他的所作所為卻有很大部份是為了尋求導師漢克的真正認同。

這一切的一切,原來全都與漢克妻子 — 整部電影中缺席的「黃蜂女(The Wasp)」珍奈特˙范戴恩(Janet van Dyne)— 緊緊相關。珍奈特當年的壯烈犧牲造就了漢克對於再次穿上蟻人裝備的戒慎恐懼,也讓他堅決反對讓荷普因為步上母親的後塵而涉險,但他的隱瞞與不擅表達卻造就了數年來僵硬難解的父女關係,也讓他在面對徒弟達倫時有所保留,因而催化了達倫對於秘密的追求與野心.......

當漢克背對著史考特與荷普緩緩道出一切真相時,兩位深愛著女兒、渴望修補家庭關係的父親就這麼重疊在一起了。如果說達倫繼承了漢克極端自大與極端自卑的一面(有趣的是,他的「黃蜂(Yellowjacket)」一名也是漫畫裡皮姆使用過的稱號),那麼史考特所反映的就是他與家庭之間的深厚連結。從這點來看,《蟻人》不只是一部使用竊盜題材的超級英雄電影,更是一部講述父女關係、某種程度上也講述父子關係的電影。一個簡單的執念可以如何改變一個人呢?《蟻人》描述了各式各樣的執念,也讓這些執念在電影進行的過程中開花結果。有些執念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有些執念則回應了聲聲呼喚,讓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我們得以衝破困境,最終回到摯愛的身旁。

「我要叫他安東尼(Anthony)!」
除了劇情之外,《蟻人》最大的賣點便是主角自由變化身形大小、與螞蟻群共同作戰的特殊能力。不可否認,從《鋼鐵人》到今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為止,觀眾對於不斷擴張的電影世界觀與接連來襲的世界級危機已經多少感到有些疲乏了,但在《蟻人》裡,Marvel卻相當巧妙地透過蟻人的能力再次挑起觀眾的新鮮感。

在微觀的角度下,不只螞蟻的振翅聲像極了直昇機的螺旋槳,那些發生在玩具鐵軌上、充滿創意的打鬥也能呈現出不輸城市在天空中爆炸、外星大軍襲來等毀天滅地級的視覺效果;但當鏡頭回到一般人類的視角時,這一切卻又不過只是某人打開了水龍頭、螞蟻爬上了毛毯或發生在手提箱中的一陣騷動,看在周遭人眼裡簡直渺小得微不足道.......《蟻人》全片充斥著這類有趣的觀點切換,也利用這種反差感塑造出許多幽默。

而身為一個害怕蜘蛛、對昆蟲等節肢類動物感到有些恐懼的觀眾,原本我在電影上映前也一度擔心片中的螞蟻在近距離的角度呈現上會出現令人反感噁心的效果,但令人驚喜的是,本片登場的4種螞蟻非但不會令人害怕,反而各個都擁有寵物般令人喜歡的擬人化特質,任務中的分工合作也令人大開眼界。在觀賞《蟻人》之前,有誰想得到螞蟻也能在大銀幕上演出宛如《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或是《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般緊張刺激的劇情呢?

「水刑」來了。
雖然艾德格˙萊特的掛冠求去令人惋惜,但佩頓˙李德對於喜劇的掌握力其實同樣也不容小覷,亞當˙麥凱與保羅˙路德的修正更是在保留艾德格精神的同時為本片的對白妝點了恰到好處又毫不造作的幽默感。本片有許多橋段都令我聯想起2008年觀賞《鋼鐵人》時那段非常愉快的觀影經驗,這點劇中人物的鮮明形象居功厥偉。片中登場的甘草角色們各個都擁有相當討喜的性格,主角的朋友雖是罪犯,卻都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尤其麥可˙潘納(Michael Peña)飾演的路易斯(Luis)真的是全片最可愛的角色,這個傻裡傻氣的傢伙在電影裡用對嘴的方式說了兩次「我朋友的朋友認識一個朋友,他跟我朋友說......」,每次都毫無重點,但卻又意外牽扯出影響故事的重大發展,實在相當爆笑。

當然了,佩頓˙李德也十分瞭解竊盜電影的精髓在於正式行動前的準備與小試身手,配上兩位編劇的構想,《蟻人》的劇情中段便有了史考特前往史塔克(Stark)舊倉庫尋找裝備、卻意外發現當地已經變成了復仇者聯盟新訓中心的橋段,因而衍生出與獵鷹(Falcon)之間的一場精彩對決。這個片段與黃蜂女的戲份一樣都是艾德格原先版本的劇本中沒有著墨的內容,個人認為它恰到好處地指出了本片與整個系列之間的連結,也為二代蟻人明年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的登場埋下了伏筆,身為本系列的死忠粉絲,怎麼可能會討厭這樣的安排呢?

總結來說,《蟻人》絕對是一部值得進電影院欣賞的Marvel Studios作品,雖然它一度令人憂心、電影開拍前接連不斷的負面消息也令人卻步,但這些都無法抹殺它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創意與巧思,也無法掩蓋它有能力讓觀眾輕鬆享受觀影樂趣的事實。

可以確定的是:接下來《蟻人》將不再只是本系列最多波折的一部電影,它也會是許多人心目中最好看的一部。

12 則留言:

  1. 尤其第2段的彩蛋是對接下來美國隊長3有嚴重連結的片段 有一些人在還沒撥放時就離場 真為他們感到惋惜

    回覆刪除
  2. Man~聽過Dubsmash(對嘴),看過Dubsmash的敘事手法嗎? 我覺得路易那兩段有效率地推進劇情而不讓觀眾覺得枯燥、節奏明快又有笑點的手法實在太棒了!很想知道這是E導的發想被保留下來,或是P導的主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猜是艾德格的構想,那種快速切換的節奏很有他的風格。

      刪除
    2. 看來有需要收回前言了......根據佩頓這幾天的說法,那兩段對嘴完全是新版獨有的點子。

      https://www.facebook.com/MarvelCUE/photos/a.425365247519226.102680.425065370882547/859813230741090/?type=1&theater

      刪除
  3. 最後的女"腥"聞記者,好像有提到了蜘蛛人啊。那也算一個小彩蛋吧。

    回覆刪除
  4. QN大,想跟您請教一下,主角史考特朗恩在從量子的世界恢復之後,雖然表示已經不存在那一段的記憶,所以沒辦法幫忙皮姆博士,這方面到底是真的會沒記憶,還是史考特發覺蟻人裝備的破壞能力事關重大,所以他不願意透露出來讓皮姆博士在科技上有更進一步的突破,不曉得有無這樣的設定,或是QN大的想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應該就跟漢克所說的一樣,是因為人腦沒辦法理解這種超乎感官與物理法則的體驗吧。當然也有可能是史考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來的,所以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回答讓漢克抱持著一絲希望,進而為了妻子進入那個領域涉險。

      刪除
    2. 想借此題問個問題,史考特從量子世界回來的方式,有沒有可能是巨化人(Giant-man)的伏筆,雖然漢克目前看來要穿回戰鬥服的可能是微乎其微。

      刪除
    3. 漢克重披戰袍應該是沒機會了,但我也猜日後的故事會有史考特使用變大能力的安排。

      刪除
  5. 是芥末日(The World's En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完全沒注意到打錯字了,已修正,感謝!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