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星際異攻隊2》-水手之子的歸處不在大海

《星際異攻隊2》海報。
(本文同步刊載於F.E.Ws少述派勢力

2014年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作品。在本片上映之前,我曾為了爭取它的片名改譯費盡心力、歷經挫折;當它上映之後,我則像失心瘋一樣前後進了5次電影院,多次在人生低潮中透過它得到了繼續前進的力量。這是一種難以說明、非常個人的觀影經驗,但它就是這麼一部在對的時間點闖進生命、對我而言無可取代的一部電影。

作為一位對Marvel漫畫宇宙線只有一知半解的讀者,還記得當年官方宣佈《星際異攻隊》的拍攝計畫時,我在電腦螢幕前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即便在那個《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大獲成功、全世界都等著看「第二階段」的2012年,讓一隻嘴賤的浣熊和一棵只會說三個字的樹登上大銀幕都是個聽起來詭異至極的構想,也因此當Marvel Studios找上本片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時,這位以邪典電影起家的怪才也作出了和大多數人相去不遠的第一反應。但後來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詹姆斯用苦中作樂的喜劇與復古流行文化包裝起一齣齣失敗者的人生悲劇,為這群最邊緣、最詭異的角色賦予最深刻的愛,「星爵」彼得˙奎爾(Star-Lord, Peter Quill)、葛摩菈(Gamora)、德雷克斯(Drax)、火箭(Rocket)與格魯特(Groot)自此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那卷收錄各大金曲的「勁爆舞曲大帝國 第一輯(Awesome Mix Vol.1)」也一度登上年度的銷售排行榜冠軍。

在第一集的光環加持下,《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2)打從製作初期就受到了相當大的關注,詹姆斯·岡恩也不愧是最擅長與粉絲交心的電影創作者之一,近3年來不斷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續集的製作進度與幕後花絮,粉絲期待感提升的同時,心裡的擔憂自然也隨著上映日逼近而一天天增長。幸好,《星際異攻隊2》並不是那種急著壓榨前作、本質上卻欲振乏力的續集,它在強化首集優點的同時補充了上回礙於片長無法詳細交代的元素,也讓每位主要角色都有發揮的舞台與屬於自己的故事線,關鍵時刻更是一再爆發出令人眼淚潰堤的情緒張力,以一部聚集7名前作角色、甚至還加入了2名新角色的團隊電影續集來說,這種成就實在難能可貴。

在整體架構上,《星際異攻隊2》與同系列的《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有著非常相似的製片哲學,它們的外表乍看之下都比前作更加熱鬧、盛大,本質上則是故事規模緊縮、情感描寫也更加深入的家庭劇。但就結果來說,《星際異攻隊2》或許比喬斯˙惠頓(Joss Whedon)自己的作品還更加符合他心中對團隊續集的想像,畢竟它不需要肩負起鋪陳《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或《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的重責大任,也無意與這些作品刻意接軌;它可以在廣袤的宇宙中盡情揮灑,更可以專注描寫這群邊緣人在組成一個家庭之後該如何維持、經營的問題。

因此在《星際異攻隊2》裡,每個主要角色都有自己需要面對的嚴肅課題:星爵在各種意義上終於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父親,內心空虛的火箭則永遠止不住自己的壞脾氣,導致團隊險些分崩離析;葛摩菈與涅布拉(Nebula)之間的姊妹恩怨未了,德雷克斯在與螳螂女(Mantis)相遇之後,則又憶起了自己曾經擁有過的那個幸福家庭。於此同時,這群人共同養育著剛出生不久的小格魯特(Baby Groot),卻各個都是宇宙中最沒有家長風範、最缺乏責任感的蹩腳父母,這些問題相互呼應,就這麼隨故事進展交織出一段涉及全宇宙安危、同時又非常私密的冒險之旅。

父與子,神與神子。
如果說《星際異攻隊》講述的是母親對兒子跨越時空的愛,那麼父子關係就是《星際異攻隊2》與它遙相呼應的主題。由於在漫畫正史世界的設定裡,星爵的生父是斯巴達帝國的國王傑森(Jason of Spartax),先前官方宣佈寇特˙羅素(Kurt Russell)飾演的「活體星球」伊果(Ego the Living Planet)將會在電影裡取而代之時,粉絲之間也曾出現過不小的反彈。但事實上,官方在宣傳裡還隱藏了另一項有別於漫畫的重大改動:在《星際異攻隊2》的故事裡,伊果同時也具有「天神族」(Celestials)的身份,也因此當主角一行人抵達伊果的行星-事實上是他的身體-時,〈My Sweet Lord〉這首插曲的選用就變得非常有趣了。這首讚頌上帝、渴望常伴祂左右的歌曲與星爵的心境簡直不謀而合,他追尋一輩子的父親還真的是一位不朽的神。

當然了,每個故事都有兩種不同的訴說角度。當我們看到那段溫馨又帶點超現實荒謬感的拋接球畫面、以為父子團聚將會永遠幸福下去時,《星際異攻隊2》的故事也隨著另一頭「破壞者」(Ravagers)的叛變與太空處決快速染上了黑暗的氣息;當我們以為伊果真的像星爵之母梅莉迪絲(Meredith)所描述的那般純潔無暇、是個來自宇宙的善良天使時,詹姆斯˙岡恩也逐漸揭露他打算透過角色設定更動帶出的另一個主題:對於一顆從無到有、逐漸形成自我意識的星球,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他在數百萬年來經歷的孤寂感受究竟有多麼強烈?對這位無所不能、無法以常理度量的神來說,世間萬物又是多麼地稍縱即逝、微不足道?

從這一刻起,那個「主角父母彷彿命中注定、跨越星際找到生命伴侶」的美麗童話就開始變調了。伊果是梅莉迪絲的天使,但梅莉迪絲卻從來都不是他的唯一,更不是他漫長生命中總算找到的意義。對伊果來說,他的人生目標是那個改造一切的「宇宙大擴張」計畫,梅莉迪絲至多只是成千上萬賦予基因的對象中,最特別也最危險的那一位而已。為了不讓自己在愛情中沈溺,伊果甚至殘忍地在她的腦中植入腫瘤......

還記得〈Brandy (You're a Fine Girl)〉的歌詞嗎?那位住在港口小鎮的布蘭蒂是個適合當妻子的好女孩,她的眼神有能力偷走水手的心,但水手的人生、水手的摯愛,始終是那廣闊無盡的大海。

勇度與火箭的情誼是本集刻畫最深的一部分。
結果到頭來,那位見錢眼開、殺人不眨眼的勇度˙猶冬塔(Yondu Udonta)才是彼得追尋已久的大衛˙赫索霍夫(David Hasselhoff)。在過去26年來,這位失格的外星養父曾毒打星爵、訓練體型瘦小的他前去偷取各種寶物,甚至屢次威脅要將他生吞活剝,但這些殘忍行徑背後隱藏的,卻是知曉祕密後油然而生、善良且純粹的同情,更是不願再讓歷史重演的決心。

作為一位爹不疼娘不愛的奴隸,勇度曾在「破壞者」前輩史達卡(Stakar)身上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卻為了爭取認同,在年輕氣盛下躁進地踐踏了組織的規矩。星爵的到來正是勇度的救贖,也是他的軟肋,也難怪在《星際異攻隊》裡,勇度總是會在星爵最痛苦、最需要的時候給予扶持;即便遭到背叛,這位身手了得的狠角色還是會一面嚷著江湖道義、一面在忿忿不平的部下面前幫自己可愛的義子開脫,讓他得以靠自己的力量成長茁壯。當他發現自己又被星爵誆騙了一次時,甚至還露出了燦爛無比又帶點不捨的笑容-看到事業有成的兒子送來自己最喜歡的可愛禮物,有誰能不感到開心呢?

麥可˙盧克(Michael Rooker)不愧是導演詹姆斯˙岡恩長期合作的摯友與愛將,詹姆斯繼上回特地在劇本裡為他加入勇度的角色後,這回又給了麥可最有層次、最富情感張力的戲份,也讓這位吹著口哨就能操縱箭矢的牛仔在一場反擊昔日部下的戲碼中大顯身手,用最爽快、最有節奏感的暴力美學留下本片最迷幻也最有創意的畫面,麥可自然也火力全開,一路將角色昇華、燃燒殆盡,盛大地給了勇度一個最有份量的結局。

勇度無疑是《星際異攻隊2》裡最飽滿、最賺人熱淚的角色,不管星爵是否願意,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慈父永遠都會在那裡。

銀河守衛者集結。
在兩位父輩角色耀眼的形象下,《星際異攻隊2》的其他登場人物難免會有些相形失色,但大體而言,本片的角色互動還是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演員的表現也比第一集更加討喜、自然。克里斯˙派瑞特(Chris Pratt)飾演的星爵越來越像個稱職的領導者;葛摩菈與涅布拉從相互敵視到和解的轉折略顯生硬,但你會真心為這對姊妹的攜手奮戰感到開心。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的配音技巧已經到達了神一般的境界,戴夫˙巴帝斯塔(Dave Bautista)憨傻又帶點張狂的喜劇天分這回則獲得了更多的開發,只要德雷克斯一開口,電影院裡絕對會爆出一陣笑聲。這位只懂得解讀字面意義的角色和有能力感受他人情緒的螳螂女湊在一起,自然變成了電影裡最美、同時也最哀傷的畫面之一。

在安排各種情感衝擊之餘,《星際異攻隊2》也近乎竭盡全力地回報觀眾對第一集的喜愛。喜歡星爵和格魯特自得其樂的舞姿嗎?這回小格魯特在本片開場幾乎跳完了一整首〈Mr. Blue Sky〉,不只打了奧龍尼(Orloni)、和德雷克斯玩起了一二三木頭人,背景還是整支隊伍對抗異次元怪獸的精彩戰鬥!期待更多主角一行人機智又白爛、充滿吐槽與垃圾話的鬥嘴?這群人嘴巴賤起來絕對出乎你的想像。想看各種異想天開的外星文化?本集有效果誇張到近似卡通的星際跳躍,有霓虹工業風的聲色場所,有造型源自《飛俠哥頓》(Flash Gordon)與《大都會》(Metropolis)的至高族(Sovereign),還有像極了大型電玩中心的軍事指揮系統!更別提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文˙雷姆斯(Ving Rhames)、楊紫瓊......等人在電影裡也以破壞者前輩的身份登場,帶出了漫畫裡的未來版銀河守衛者,本系列的忠實粉絲絕對會大感滿足。

最令人高興的是,本集同時也延續了《星際異攻隊》在敘事上的留白處理。有些時候真的無需多言,只要一個眼神、一句驚嘆,配上璀璨的畫面與一首好歌,那些說不出口的曖昧自然會在觀眾心中留下無限想像,這也因此讓《星際異攻隊2》有了一個情感力道更勝前作的結局。

當〈Father and Son〉的歌聲響起、各路好漢都前來為勇度送行之際,你會知道,那隻管不住嘴巴的浣熊只是不擅表達自己心中的恐懼,冷豔的殺手心裡其實也有濃濃的愛意;憨傻的大隻佬不懂言詞,卻能看見一個人真實的內心,調皮的小樹人有朝一日總會成長茁壯,現在一點也不需要著急。

你會知道,水手之子早就在大海之外找到了他的歸處。這群曾經的人生失敗者們不只在彼此之間建立了一個家庭,也已經找到了攜手走下去的勇氣。

0 意見:

張貼留言